第5部:帝国飘摇 第十四章 明朝的愤恨

  从战绩上看,小西行长是一个适当 不错的指挥官,作为前锋 ,他击溃了朝鲜戎行 ,并稳固 了战果,虽然其他同行的体现 不如人意,李舜臣也过于强悍,但在他的掌控下,朝鲜大部已牢牢地控制在日军的手中。

  很快,各地的叛乱将被停息 ,我们将向下一个方针 挺进。

  日本正在准备,朝鲜正在沦亡,明朝正在争论。

  自打日军六月入侵以来,明朝的朝廷一刻也没消停过,每天都大吵大闹,从早到晚,连个中场休憩 都没有,兵部那帮粗人十分想打,部长石星尤其激动,乃至 主动示威 ,表明 不用别人 ,自己带兵拾掇 日自己 。

  但他刚提出来,就被骂了回去,特别是兵科给事中许弘纲,话说得极其难听,他认为,把敌人挡在门口就行了,不用出门去挡(御倭当于门庭),此外他还批判 了朝鲜同志,说他们是被人打就求援,抓几个俘虏就要封赏,自己打仗却是望风而逃,土崩割裂 (望风逃窜,弃国于人),去救他们是白搭 劲。

  朝廷大大都 人都同意他的观点 。

  刚好 此时,朝鲜国王又提出渡江逃亡 ,按说过来就过来吧,但是 辽东巡抚又上了个奏疏,说我这里当地 有限,资源有限,只能接收一部分人,其余的切莫过江,本地无法款待 。

  末了还附上可接收难民名额——“名数莫过百人”。

  这下朝鲜国王也不干了,我好歹是个国王,只让带一百人过来,买菜做饭的都不行 啊!

  难民问题暂不考虑,究竟 出不出动戎行 ,几番评论 下来,朝中大臣简直 达到 了共识——不去。

  事情到此,眼看朝鲜就要亡国,一个人发话了:

  “应该早日出动戎行 救援(宜速救援)!”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沉默了,通过 参议 ,明朝确定了终究 方针——出动戎行 。

  因为说这句话的人是万历。

  很多人都知道万历皇帝很懒,知道他长时间 不上朝,知道他打破了消极怠工的最长时间纪录(之前这一纪录由嘉靖同志坚持 ),但有一点很多人其实不 知道:

  他虽不上朝,却并不是 不管事。

  因为一个不会管事,不会控制群臣的人,是绝不可能做四十八年皇帝的,四十八天都不行。

  事实证明,由始至终,他都在沉默地注视着这个帝国的一举一动。

  而现在,是说话的时分 了。

  应该说,这次万历皇帝做出了一个正确的判断:日本的野心绝不只 于朝鲜,一旦吞并成功,增强实力养精蓄锐,必定变本加厉,到时更欠好 拾掇 。

  打比不打好,早打比晚打好,在国外打比在国内打好,所谓“无贻改日 疆患”,真实 是万历同志的真知灼见。

  万历二十年(1592)七月,明朝向朝鲜派出了第一支戎行 。

  授命 反击 的人,是辽东副总兵祖承训。

  祖承训,辽东宁远人,原先是李成梁的家丁,随同李成梁四处征战,有着丰厚 的军事经历 ,骁勇 善战,是一个看上去很适合 的出征人选。

  看上去很适合 ,实践 上不适合 ,这倒不是他自己 有何问题,只是因为在鸭绿江的那边,有十五万日军,而祖将军,只带去了三千人。

  更滑稽的是,他并不是 不知道这一点,在部队刚到朝鲜时,朝鲜重臣柳成龙出来迎接,趁便 数了数部队 ,觉得不对劲,又欠好 明讲,便对祖承训说道:

  “倭兵战斗力甚强,期望 将军慎重 对敌。”

  祖承训的答复 简略 明了:

  “当年,我曾以三千马队 攻破十万蒙古军,小小倭兵,有何可怕!”

  首要 我们有理由相信,祖承训先生吹了牛,因为虽然李成梁很猛,似乎也还没干过如此豪举 ,打下手的祖承训就更不用说了。

  其次,祖承训真实 是自信得有点过了头,别说十五万名全部 武装的日军,就算十五万个痴人 ,站在原地不动让他砍,只怕也得十天半个月。

  但就此言败似乎为时过早,祖承训所带的,是长时间 在鸿沟 作战的明军,战斗力较强,就算和日自己 死磕,也仍是 有一拼。

  然而,事情似乎进展得比想象中更顺畅 ,这一路上,祖承训压根就没碰上几个敌人,他更为自信,快马加鞭,日夜兼程,向方针 赶去。

  平壤城,已在眼前。

  看来日军确实吓破了胆,不光 城墙上无人守卫,连城门都翻开 着,里边 只有几个零星 日军,机不可失,祖承训随即发动冲锋,三千人就此冲入了城内。

  祖承训率军进入朝鲜那天,小西行长便得到了音讯 ,关于 这个不请自来的客人,他有着充沛 的心思 准备,当加藤清正等人表明 要据守 城池,出外迎敌之时,他却表明 了对立 。

  因为他知道,还有一个更好的方法。

  要以最小的价值 ,获取最大的胜利,即便 在占有 优势的状况 下,也不破例 ,事实证明,丰臣秀吉没有看错人。

  当祖承训全军 进城后,跟着 一声炮响,原先安静的街道俄然 喧哗起来,日军从隐藏地纷乱 现身,并占有 有利地形,用火枪射击明军。

  几轮齐射之后,明军损失惨重,祖承训也被打蒙了,他原认为 ,日军都是些没开化的粗人,谁知道人家不光 懂兵书 ,还会打匿伏 。

  慌乱之下,他带领 残兵逃了出去,但损失现已 极其惨重,死伤两千余人,几近全军 覆没,副将史儒战死。

  明军的第一次进攻就这样完毕 了。

相关阅读